发布日期 2020-01-08

理想汽车准备IPO,上市过冬这个备胎好用吗?

原标题:理想汽车准备IPO,上市过冬这个备胎好用吗?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 | 锌刻度,作者 | 李季,编辑 | 李觐麟

从交付第一辆车到申请IPO,短短一个月,理想的步子跨得有点大。

据路透社最新消息,理想汽车已申请在美国进行首次公开募股(IPO),计划筹资至少5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4.8亿元),最早将于2020年上半年上市。

也就是说,如果进展顺利,理想汽车将成为继蔚来之后,国内第二家在美上市的造车新势力。

相关数据显示,理想造车4年,负债高达9亿元。这么大的资金压力下,其此刻谋求上市的用意已经昭然若揭。

相较之下,刚乘着私人飞机抵达上海的马斯克在超级工厂面前跳起“社会摇”,兴奋之情难以抑制。而理想汽车在历经交付困难、质量问题等状况后,想依靠IPO来熬过这个寒冬,仍然困难重重。

上市是一条注定要走的路

“我已操盘过百亿级公司,希望再操盘一家千亿级公司。”这是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曾公开暴露的野心。当野心照进现实,背靠资本的理想汽车,就成了当下能够实现李想野望的最大可能。

其实,早在数月之前,理想汽车就已经多次被传出即将上市的消息。

虽然理想汽车方面一直对外界与其即将上市相关的传闻保持缄默,但通过其股东的相关动态,已经足够让外界解读出: 理想汽车的上市进程早已悄然开始

先是在2019年8月,常州武南新能源汽车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常州武新)拟将持有的北京车和家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即理想汽车)0.91%股权进行转让,对应出资额约为829.55万元。

而后,作为理想汽车的第二大股东,利欧股份发布的公告更是直接佐证了这样的判断。其称,“车和家拟搭建VIE架构,在相关重组完成后,理想汽车股东将通过持有开曼公司的股份,间接持有理想汽车及其附属公司权益。”

这里提到的VIE架构,就是互联网企业绕开法律监管,实现境外上市、获得境外资本的关键,新浪、百度、阿里、腾讯等国内互联网大企均是采用这种模式实现海外上市。

据企查查显示,理想汽车目前融资已到C轮,最新一次发生在2019年8月16日,由明势资本、王兴、理想、字节跳动等共同推动,融资总金额超过110亿元。

更重要的是,谋求上市不光是出于股东的迫切需求,还是事关理想汽车能否继续发展下去的关键。

相关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理想汽车营业收入约为527.76万元,净利润约为-6.29亿元,资产总额约为58.42亿元,负债总额为9.31亿元。

对此,利欧股份就在公告中称,“车和家致力于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和生产,需要大量的资金投入,若成功上市,有助于缓解现有股东后续资金投入的压力。”

来自资本和市场的双重压力,最终驱使理想汽车踏上上市之路。但上市这条路,对于当前的理想来说也许并不好走……

理想汽车融资情况(数据/企查查 制图/锌刻度)

拿什么来上市

几乎和所有的新能源汽车品牌一样,依赖补贴、传统车企挤压、技术不稳定、融资乏力等困境同样让理想汽车头疼。

在内外夹击的忧患之下,李想当初想要躲避互联网造车模式,成为一家新生代汽车企业的喊话,如今却也未见水花。

走在理想汽车之前的,是中国新能源造车第一股“蔚来”。早在2018年9月12日,蔚来汽车在美国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时,李斌就曾说过“上市不过是蔚来汽车进行融资的另一种形式。”

但不论这一波操作是否属于流血上市,至少蔚来汽车在2019年累计交付了20565辆纯电动车。

尽管这一数据与蔚来汽车此前定下的4-5万辆交付目标存在较大差距,但好歹也算是拿出了一些成绩。

相比之下,成立时间相差不足一年的理想汽车却与这个数据相差甚远。在2019年12月4日开始交付至当月最后一天,仅交付1000辆理想ONE。

在2019年前十一个月中,蔚来汽车、威马汽车、小鹏汽车都已交付破万,剩下哪吒、零跑等新能源汽车品牌的交付量也超过了理想汽车。成立四年半,拿出这样的成绩,实在不算漂亮。

更值得一提的是,在交付量远远不够的同时,车辆质量的问题却接踵而至。

在理想汽车首批车辆交付之后,先后出现了没有解除物流模式的严重交付失误、行驶过程中出现接触自适应巡航功能后踩加速却无法提速的情况、车辆仪表盘出现“排放系统故障”的报警信息等多起交付失误事件。

尽管事情发生之后,李想在微博中回应称:“在理想汽车内部,发现问题和解决问题,就是创造价值的过程,隐瞒问题就是自杀,提出问题就是在帮助我们创造价值。”

但原本选择购买“期货汽车”的用户恐怕并不是想成为试错,或者说发现问题、提出问题的小白鼠。

理想汽车在既没有完成交付量,又没能保障质量的情况下,对消费者的信任消耗无疑是巨大的。

除去自身硬实力的欠缺,新能源汽车行业遭遇的寒冬也同样席卷而来。在新能源汽车行业进入洗牌期后,行业发展变得越发理性,融资进度也逐渐放缓。

尽管李想曾表示过,自己对融资不感兴趣。但相对拥有更为完整的产业链的传统车企和拥有另一条输血线的恒大等企业,新造车势力的融资行为可以算是摆在现实面前必须要过的一道坎。

另一边,新能源汽车行业已经进入后补贴时代。在补贴“退坡”后,各品牌的销量持续下跌,有业内专家认为这样的情况还将在2020年持续发生。

“理想ONE算上补贴后都要卖32万多,性价比太低了,不是每个人都可以把这种价位的车买来当玩具的。”一位消费者对锌刻度说道。

这样的看法并不独特,而是当下不少消费者对新能源汽车的共同看法。

所以于理想汽车而言,可谓既有远虑,也有近忧,内忧未解,外患也难挡。即便匆匆上市,恐怕也难实现理想。

马斯克今日在上海超级工厂宣布Model Y将在中国量产

互联网造车路在何方?

从2019年4月10日,理想汽车旗下首款车型理想ONE上市,到12月2日交付,对理想汽车本身而言,是一次从无到有的重要突破。

但追溯到2015年,理想汽车前身“车和家”诞生,到实现上市交付,这条路足足走了4年零5个月,交付才达到1000多辆,不难看出,这一路走来颇为艰辛。

几年前,新能源汽车来势汹汹,再加上国家政策的扶持,让传统车企、互联网汽车新势力以及类似恒大一样的跨界造车企业纷纷涌入这个赛道。

一时间资本狂热,用户捧场,给了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创业者们巨大的信心。

但随着补贴结束,新能源汽车行业失去了支撑,销量急转直下。相关数据显示,2019年1月~11月,国内新能源车累计销售约89.4万辆,同比增长6.8%,相比去年同期89.4%的增长速度大幅回落,其中11月份销量同比大幅下降45.8%。

业内人士向锌刻度表示,市场需求降温放缓,新能源车已出现产销探底,那么真正的考验来了:如何挨过这个寒冬?

首先,大环境急转直下,继续拿到融资才能活下去。有业内人士向锌刻度表示,一方面造车是一个资本密集型行业,对于新入局的企业来说,上市也许就只是融资的一种手段。

另一方面,除了解决资金和后期输血的问题,也不排除投资方对其施压,从而加速上市进程。但准备不足,急切地上市的后果,也可能对于企业的伤害是致命一击。

谈到了融资输血,那么从硬币的背面来看,开源节流也许对于新能源汽车行业也是迫在眉睫。那么在2020年,如何实现技术突破,降低制造成本也许决定着新能源汽车生死存亡。

失去政策补贴之后,有人认为新能源汽车的性价比抵不过传统汽车了,本在用户接受度上新能源汽车就占据劣势,再加上价格与传统汽车相差无几,更是让该市场加速冷却。

层出不穷的问题、故障,让用户对新能源汽车保持着距离,为了挽留用户,有的新能源车企甚至自掏腰包进行补贴。

靠补贴而活不是长远之计,要在2020年突围,降低成本才是关键。

最后,如何应对类似特斯拉等海外强势新能源车企的入局,也是摆在国内新能源车企的一大难题。

论单品实力、论品牌效应,甚至论价格,特斯拉都是强有力的挑战者,再加上入华量产和交付能力,对国内车企的压力不是一点点,也不是短暂的。如何打好差异竞争的这副牌,也是刻不容缓。

而在差异化竞争中,传统车企拓展海外的中低端市场的路子,也许也是造车新势力们放低姿态,值得学习的。

站在新能源汽车的风口,资本、企业都不惜血本投入其中,但面对行业的低谷,资本冷静下来,融资乏力,匆匆上市并不是在困境中突围的最优解。

困局之下,李想的理想要怎么继续,不是一个互联网造车企业的问题,而是整个新能源汽车行业应该深思的未来。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聚合阅读 备胎 好用 理想 准备 汽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