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日期 2020-01-05

职业体育“搬家经济学”:离开老球馆的N个理由

原标题:职业体育“搬家经济学”:离开老球馆的N个理由

12月16日,NFL的老牌球队奥克兰突袭者(Oakland Raiders),结束了他们在奥克兰主场的最后一次比赛。这并不是一场普通的赛季收官战,而是自1995年突袭者回归到奥克兰后,与奥克兰这座陪伴突袭者队24年的主场的一次彻底告别。

12月16日奥克兰突袭者队结束在奥克兰主场的最后一次比赛

奥克兰突袭者队是1960年加入美国美式橄榄球联赛(AFL)的第8个成员,从1960年到1981年,突袭者队见证了AFL与NFL的合并,也经历了他们的主场体育馆——奥克兰竞技场的建成。不过,早在1982年,突袭者队就曾试图扩建奥克兰竞技场。提案以失败告终后,整支队伍便短暂地离开了奥克兰,移至洛杉矶。

无独有偶,同期离开奥克兰的,不止突袭者一家球队。NBA的金州勇士队也已经搬离奥克兰的甲骨文球馆,迁入旧金山的新主场大通中心。

主队搬离自己的城市,这是一个让许多突袭者球迷难以接受的事情。事实上,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突袭者队还在洛杉矶时,球迷们就有过强烈反应——1991年,得知球队无法按原来的计划返回奥克兰,甚至有愤怒的球迷烧掉了突袭者队的装饰品和纪念物。

从球迷的角度来看,主队“搬家”这件事吃力不讨好:建造新场馆耗时耗力,需要投入大量资金,而且离开固有球迷建立新的球迷团体也并不容易。然而对于球队来说,“搬家”总是怀揣着向上发展的希冀的。奥克兰只是一个小小的缩影,全世界各地的球队更换场馆、迁至它城并不在少数,虽然需求各有不同,但根本原因不外乎是为了寻求更佳的经济效益。

更大的观众容纳量

球迷是职业体育俱乐部经营中相当重要的一部分,决定了其比赛日收入水平。场馆的上座率、球队周边的购买量,都属于衡量球队价值的因素。球队的竞技水平和商业化水平的提高也会伴随着球迷和普通观众的增多。也因此,“需要更大更好的场馆”也就成了不少球队要更换主场的一个主要原因。

21世纪初,英超联赛的不少球队如南安普顿、莱斯特城、曼城、阿森纳等球队都曾因球场的观众容纳量不够而更换球场,增加的可容纳观众数从15000到22000不等。

国内这样的情况也不少见。2015年,北京首钢宣布新赛季的比赛将在凯迪拉克中心(五棵松体育馆)举行,他们的可容纳观众数从原来首钢篮球中心的6000个位置增加了三倍,达到18000名。

又如上海男篮俱乐部,在姚明此前接手俱乐部后,就一度从只能容纳3000名观众的卢湾体育馆换到了更大、条件更好的源深体育馆。

更好的环境和市场

除了球迷带来的直接消费,主场场馆周围的商业环境、消费水准和衍生的商业价值也是球队所看重的要素。

奥克兰突袭者队是这其中的典型。搬至拉斯维加斯对突袭者队来说是一次突破的机会,作为“赌城”,拉斯维加斯本身的商业价值就有相当的高度,是吸引全世界对赌博有好奇心的人们的利器。据拉斯维加斯会议和游客管理局的统计数据显示,截至11月,2019年拉斯维加斯有超过3905万游客参观游玩,单赌城大道的游戏一项,营收就接近60亿美元。拉斯维加斯在体育上的发展也不容小觑,终极格斗冠军赛(UFC)把这里作为“大本营”,随后创建冰球队加入NHL并创下初次参赛就拿下分区冠军的纪录,或许继“娱乐之城”之后,拉斯维加斯也会有“体育之城”的称号。如今突袭者队来到拉斯维加斯,也是对拉斯维加斯商业娱乐和体育价值的期待。

在国内,搬迁到凯迪拉克中心的北京首钢球队,也随着整个商圈的崛起得到了更高的关注与客流。北京有着浓厚的体育氛围,有着丰富的大赛经验、拥有CBA和中超多只重量级球队,而五棵松体育馆周围交通便利,购物、饮食、休闲中心建设得相当完善,对于球迷来说,可以在观赛之外得到非常完整的消费体验。

更高的球队估值

从球队价值来看,“搬家”能给俱乐部带来的增益还在于新球场建立后的预估商业价值。《福布斯》2016年“NFL最有价值球队榜”的分析表示,球队“搬家”意味着会有更好的主场条件,这对球队来说会是巨大的价值提升。事实也确实如此: 在2015年中迁新址换主场的NFL球队,让联盟各队平均价值整体比前一年暴涨了19%,达到23.4亿美元。

《福布斯》当时就给出预测,突袭者队在2015年的时候是整个NFL联盟年收入最低的球队(3.01亿美元),但如果要在奥克兰建新主场或俱乐部搬去拉斯维加斯,这两者不管哪一种,都会让突袭者的球队价值达到21亿美元。2019年最新的“NFL最有价值球队榜”也给出了答案,在过去一年中,奥克兰突袭者队的球队价值至少上涨15%,达到了29亿美元。

当然,因为本身很多球队的主场选择都已经是一个区域内比较好的位置,并不是所有球队在升级主场时都选择一走了之,升级改造原有场馆同样是一条出路。

例如2018年开始至今,浙江广厦男篮为了进行2022年杭州亚运会的改造,就暂时更换主场至诸暨市暨阳体育中心。世界级大赛面前,体育馆的升级改造则更为重要,2021年中国将承办国际足联世俱杯,要举办这样级别的世界大赛,需要的专业球场数量不在少数。因此,2020赛季像上海上港、山东鲁能等球队的球场都将暂时空出主场,进行建设升级,以适应世俱杯的要求。

球队“搬家”,俱乐部的愿望是好的,但搬家后的经济增长升值究竟有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却也还需要继续观察,与此同时,“搬家”带来的风险也是不能忽视的。

首当其冲的便是财务上的风险,动辄上亿的投资让俱乐部搬家并不轻松。据《福布斯》报道,阿森纳建造酋长球场的成本达到3.9亿英镑(约5亿美元),而阿森纳为了建造这座新的球场也背上了债务,此前曾被预计将会偿还到2030年。据NFL中国官方网站2017年的报道称,奥克兰即将搬迁至拉斯维加斯的新场馆,将募集7.5亿美元用于建设球馆,最终价值可能达到17亿美元。2019年9月,蔡崇信收购布鲁克林篮网队后,也斥近10亿美元的巨资买下篮网的主场巴克莱中心。

这些庞大的数字背后意味着场馆的运营费用也不可小觑,需要球队有更高的商业价值和经济效益来平衡前期巨大的投入。2015年搬家后的北京首钢曾在2019年一度考虑回到自己的首钢体育馆。主要是由于在马布里时代结束后,首钢男篮场上不复当初4年3冠之勇,球市也打了不少折扣,导致上座率不高,最惨淡时球馆只有六千观众左右,于是希望在场馆租金上能够减少成本。凯迪拉克中心拥有NBA级别的体育场馆,其场馆租用费用也非一般小球馆可比。不过今年8月,首钢已经与凯迪拉克中心谈妥合约,会继续将凯迪拉克中心作为自己的主场进行比赛。而随着林书豪的加盟,CBA新赛季的凯迪拉克中心上座率也能够令人满意。

球场对球队来说不仅仅是一个比赛场,更是一个表演的舞台,球场的质量与球队和球市的经济效益都是密不可分的,也因此会有不断的升级或是更换主场的情况出现。对于球迷来说,自己的主队离家门口越来越远了,这或许是件难以接受的事情;但对球队来说,总是要向着更长远和更宏大的市场看齐的。

延展阅读:

聚合阅读 球馆 经济学 搬家 理由 职业 体育